这些老粽子,也是植物系“解热毒”良方

发表于 2020-06-23 17:24 发布者:夜韵网 评论:0 浏览:256
最近吃到几只特别古意的粽子。比如有一只,是用黄荆的枝叶烧灰,再用灰水浸泡糯米的古老粽子,吃完嗓子眼凉滑,不仅易消化,还能消食磨积、清热除烦。完全植物系的清热解毒方啊,但吃

最近吃到几只特别古意的粽子。

比如有一只,是用黄荆的枝叶烧灰,再用灰水浸泡糯米的古老粽子,吃完嗓子眼凉滑,不仅易消化,还能消食磨积、清热除烦。

完全植物系的清热解毒方啊,但吃过的人如今越来越少了。

感觉在屈原投江那个上古之年,吃的就是这种纯净的草木系东西吧。

想想现在流行那些肥肉、腊肉、火腿馅,太荤了,怎么配得起屈原这个上古香草系花美男?

这些古意的粽子,有些并未消失,一直在民间代代相传,我们就来见识几个。
草木灰粽子,你吃过吗?
灰水就是草木灰水,天然弱碱水,是用滚水浸泡草木灰之后,过滤出来的淡黄色水水。

用这个灰水泡糯米,能把糯米的大分子分解成小结构,煮的粽子更好消化,还带着一股植物清香。

老人家叫它灰水粽,区别于化学碱水粽(食用碱)。

中医上把草木灰叫做“百草霜”(又名锅底灰),能止血凉血,消积,清毒散火。

用草木灰水做粽子,是古老的方法。

西晋《风土记》注云:俗,先以二节日,用菰叶裹黍米,以淳浓灰汁煮之,令烂熟,于五月五日夏至啖之。

清代《广东新语》:广人以山蕉豆枝或黄花苺,烧而沃之,而熬其灰以为硷。熬深则成沙,曰硷沙。熬浅则成水,曰硷水。以硷沙为角黍,光莹而香。以硷水浣衣,去油腻色转鲜好。

收集草木灰很麻烦,如今只有农村人有条件做了。

灰水粽是清毒散火的,能消散端午到夏至这段时间我们体内的火邪热毒,且它是凉粽,适合摊凉了,蘸绵白糖或蜂蜜糖水吃,吃下肚也清凉凉的。

或是我们吃得过多,胸膈饱闷,舌苔厚腻,恶寒发热,什么也吃不下时,这样一枚不腻不滞的素粽子,倒能消积化滞,清热除烦。

灰水粽有一股清淡开胃的碱水味,像广东云吞面是加了强碱水,碱味就比较冲鼻。两个一起吃对比很明显。
灰水粽全国各地都有,你们那叫什么呢?
比如广东潮州叫栀粽,客家叫布惊粽,江浙叫黄金粽……

各地不同的植物配方:稻草灰、茶灰、豆苗豆壳灰、龙眼木荔枝木鸭脚木灰、各种杂木柴灰。。。
其中我最喜欢的是潮汕凤凰镇的栀粽。

潮州凤凰人传统做栀粽,去山上采集埔姜、栀子枝叶等草药烧灰。

这个埔姜就是客家人的传统草药“布荆”,又名“黄荆子”、“五指风”。

▲ 布荆草特别土,却是客家人的万能宝。

女人坐月子时也用它煮水外洗,祛除月子里的风寒隐疾,我们“元气生活”小店里,黄老师的“客家月子洗--妈妈洗”药浴包里就有它。

布荆的花、叶有一股子辛香,客家和潮汕人在端午,挥舞新鲜布荆枝驱蚊,或晒干焚烧,蚊子就闻味而逃了。

在任之堂老师的书里,布荆几乎是万能用法的茶饮圣品了。捣烂兑水喝,用来治疗中暑暑痧、急性晕厥、和上吐下泻。

小孩子被不干净的东西吓到、惊风闭气了,用鲜布荆叶捣烂兑水喝,也会立马缓解惊吓。

布荆的芳香之气,还能排湿。

用布荆灰水浸泡的糯米,和清热利尿的箬竹叶一起煮出来的粽子,在暑气的端午吃,解暑利尿、凉肠解毒、去心闷烦热。
泡过灰水的糯米是淡黄色的
吃这个栀粽子,潮汕人叫“食凉”肚。

煮栀粽通常煮五个小时以上,煮到米粒没有什么颗粒感了,就像半透明果冻一样。

放冰箱冷藏几小时拿出来,金黄、剔透、Q弹,又回甘。潮汕人用棉线一片片割开,蘸糖粉吃。

还有一种更古老的粽子:
古法苏木粽
粤地暑气湿热,广东、广西人都爱吃清爽的碱水粽。

“端午为粽,以柊叶裹者曰灰粽、肉粽,置苏木条其中为红心”。

它就是苏木粽,是灰水粽,还在糯米中放一根削好的苏木,显得特别古风。

粽子煮熟之后,苏木周围的糯米呈现一小圈可爱的玫红色,妥妥的颜值+食欲担当了。

苏木是南方药材,正气中药,性辛凉,能活血化瘀,治痛经。所以吃苏木粽对女生也是特别好呢。

又一年临近端午
各种带草青气息、山川灵气的粽子
陆续来了

各地的物产
用各种植物叶子包粽子
用各种灰水配方浸泡糯米
把植物的清热之性,和清香
统统煮进了米里

老款的好粽子
通常都不那么荤、那么杂
这么多只清清白白的素粽子,
你又最想吃哪一只呢?

0 顶一下

对不起,您所在的会员组没有评论权限。
网友评论